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铁路以北

铁路以北

作者:班超 2016-01-26 10:04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爷爷一直没露面,我奶奶又不肯说,最后我奶奶就被打成了“破鞋”。

1

我家住在铁路以北。铁路从不知名的远方“驶”来,将这村庄一分为二。村里几乎所有人都住在铁路南边,除了我们。

我们之所以不能像别人一样,住在铁路南边,享受“群居”这一人类应该享受的权利,原因主要在我奶奶那辈。

我奶奶成分不好,但不是地主,我奶奶被下放到这里时才二十五岁,却已经是个寡妇了。在这里当了三年老师的她,在第四年生下了我爸爸,据传闻,我爷爷可能是奶奶当时班里的学生。当然这只是传闻。

因为我这个来路不明的爷爷一直没露面,我奶奶又不肯说,最后我奶奶就被打成了“破鞋”。当时我奶奶只能远离人群来保护自己。

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是如何坚强地生活下去的。可是她做到了。

2

对于我来说,住在铁路以北,其实挺合适,因为我喜欢一个人待着。

铁路以北没有成堆成堆的人,有成片成片的稻田和池塘。我喜欢一个人在稻田里奔跑,那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是一只轻巧的燕子。还有那些池塘,几乎所有的黄昏我都是在那度过的,那些池塘里有钓不完的泥鳅。

我在铁路以北成长,在这儿的每一天我都觉得自由自在。

可是我的父母并不这么想,他们觉得我太孤单了,于是做出了他们此生最大的错误。他们给我生了一个弟弟。

我的弟弟叫杨小海,而我却叫杨大海,这两个名字有时候我自己都哭笑不得。

我爸给我俩的名字里都加了一个“海”字,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奶奶的老家在海边。

这个地方离大海远隔万水千山,他时常能梦到自己在海边,和他的母亲也就是我奶奶一起散步。每次醒来他都泪流满面。

杨小海出生的那天,我一如往常在池塘钓鱼,意外钓到了一条红色的鲤鱼,那也是我此生唯一一次钓到红色的鲤鱼。我仔细观察这条鱼,它可真漂亮,全身通红,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暖心人,陌生人

  

下一篇:前半生的记忆中只有家暴,她依旧善良而坚强

  

本文标题:铁路以北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7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