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这世间,唯有梦想与好姑娘不可辜负

这世间,唯有梦想与好姑娘不可辜负

作者:潺愁 2016-01-26 09:08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亮放下手里的筷子,凑上去问:有戏没?施小北才缓缓点起一根烟缓缓说道:电话号码是到手了,不知道该不该追。

在这个男生大多看脸看颜值的时代,施小北却觉得唯有梦想与好姑娘不可辜负。

施小北的闹钟在唱响过第三次江南style后他还是闭着眼关掉了,翻了个身继续他的春秋大梦。没想到就在他翻身后的两分钟后,他的耳朵忽然一阵生疼。

是施妈妈从厨房直接冲进了他的房间,掀开了他的被子,右手拎起了他的耳朵。施妈妈说,施小北你个臭小子,就知道整天整天在家睡大觉,都快奔三的人了身边连个女朋友也没有。要不是我这大周末抽空过来给你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你看看你的狗窝成什么样子了。人家邻居王阿姨的女儿前两天都生第二个孩子了,你还不抓紧找个女朋友……巴拉巴拉。施小北已经习惯了每周周末施妈妈的一顿狂轰乱炸。

可是这一次,施小北却不再惧怕施妈妈的施压了。他在心里暗自惊喜。

就在前一个星期,施小北去上海玩了一趟返程途中偶遇一位姑娘。据说施小北第一眼见这个姑娘的时候眼前一亮,便多看了几眼;那个姑娘也就冲施小北笑了笑,顿时那个阳光般的灿烂笑脸把施小北给融化了。他们一起下的车出的站,施小北一路帮着姑娘拉着行李,直到帮她打到出租车放上全部的行李。最终施小北也如愿以偿地要到了那个姑娘的手机号码。

周五晚上下班后,施小北约上自己最好的哥们大亮一起在大排档吃烤鱼。一杯酒下肚,施小北皱着眉头对大亮说:哥前段时间去上海回来的路上遇上一个姑娘,第一眼就感觉那姑娘很阳光,就多看了几眼。话还没说完,大亮放下手里的筷子,凑上去问:有戏没?施小北才缓缓点起一根烟缓缓说道:电话号码是到手了,不知道该不该追。说罢,从嘴里里缓慢吐出一圈圈的烟圈。

此时的施小北眼神波光潋滟,望着浑浊的天边,就像瞬间泄了气。大亮是看在心里的。周围的嘈杂声和烤鱼的油烟味将这座城市白天的躁动宣泄得淋漓尽致,这也许就是大多数年轻人夜里喜欢去大排档的原因吧,将白天的束缚和压抑、不甘,都在这五味陈杂的市井街头尽情宣洒。

大亮心里比谁都知晓施小北的犹豫,一年前的那一段确实是把施小北伤了,伤的不只是施小北的心更多的是自尊。

一年前,施小北和交往五年的女朋友分手。从那以后施小北不再对女人感兴趣。他们从大学三年异地到毕业两年同居,直到最后两人分道扬镳。作为旁观者的大亮从未想过他们会分开,大家都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会顺理成章地步入婚礼殿堂。然而一年前,他女朋友的爸爸患肿瘤住院治疗急需一大笔钱,而正好那时他们刚毕业一年手里积蓄不多没办法一时拿出那么多来。他女朋友不容他想办法,直接回了老家后就再也没回去。她觉得施小北不够爱她,她觉得通过这件事她和施小北走不下去了。她说她没有了安全感。

施小北后来向身边所有的朋友亲人借了他所能借的钱直接去了她的老家。可刚到医院就看见了他女朋友身边站着另外一个男人。或许施小北明白了些什么,刚才从住院部拐角处看见了一辆酒红色宝马X5也许就是这个男人的。那个男人西装革履,却也难以掩饰住他那松弛的啤酒肚和中年男人的富态。她就和施小北说了一句话,她说你回去吧现在我不缺钱了,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施小北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五年的感情却换来这么一句话,他觉得那时候他一无所有,虽然他包里装着整整五万块的现金。他觉得他紧紧拽在手里的五万块钱在那个时候分文不值,因为面对他的是让他无地自容的决绝与无情。他不怪她,施小北只是觉得自己TM太差劲。

施北掐了手里的烟,拿起扎啤杯将它倒满随即把大亮的杯也倒满。他端起酒杯对大亮说:亮子,让你看哥笑话了啊,来,今天你就陪哥多喝一点。我也决定了,不管最后那个姑娘能不能追到手我都要去试一试。说完,一口气喝下那杯扎啤。大亮看着也随之干了杯。

就在这时,旁边的夜市也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在大排档对街的夜市里的一处摊子上,人群聚集得越来越密集嘈杂声此起彼伏。大亮拍了拍施小北说,北哥那边好像出啥事了要不要过去看看。说罢,两人手里叼着烟直径穿过热闹的人群走去。

大约在半个小时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在最好的年华等待你的爱

  

下一篇:暖心人,陌生人

  

本文标题:这世间,唯有梦想与好姑娘不可辜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7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