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杜鹃女王:一个女人度过的两生

杜鹃女王:一个女人度过的两生

作者: 2016-01-26 08:12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你以为我想说,我的一生被个男人毁了?不是的,我的一生,是被另一个女人毁了。

我遇见杜鹃夫人的时候,她刚刚92岁。

那天我新联系上的房东,逼着她从家里搬走,把这个房子让给我住。房东很凶,她苍老的皮肤荡漾出没有底气的笑容,我知道她已经很久没交房租了,欠了很多很多钱。

我不是禽兽,遇到这种事儿,我只能婉拒房东,说看看再租。

房东恨得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我也无可奈何。我不是土豪,没法豪气千云地给她缴纳房租,任她住着。于是只能祈祷这房子晚点租出去,在此之前,老人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老人看着我,又笑了。

其实一个人的表情永远骗不过任何人的,她勉强着带着恨意的假笑,和发自内心的感激,完全是两种表情,可是她不明白,她活了92岁,还是不明白。

她不笑倒好,她一笑,我突然察觉了什么。她不是个普通女人。绝对不是的。

女人究竟还是分两种的,一种素面朝天,无欲无求,只渴盼能为丈夫孩子洗手做羹汤;另一种就是杜鹃夫人这种,她们不大像人,倒像横行于世间的某种妖孽,她活在这世界上,就是为了颠倒众生,只要她活着一刻,就非要搅得男人鸡犬不宁。杜鹃夫人都已经这么老了,她的笑意里依然留着千万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婉转,像水银一般明晃晃地带毒。

我虽然不知道她究竟经历过了什么,可是我总是隐隐觉得,她落得这种下场,也算应得。

美人迟暮是这个世界上最悲苦的事情,比英雄气短还悲苦,英雄尚且吹一吹当年,说自己卷土重来未可知,可美人老了就是老了,人人看得见,永无翻转回头的余地。

她只能在四下无人的时候,用松弛的眼角瞥弄几番明亮浑圆的月亮,再翘起松树皮一样的老手,摆一个颤颤巍巍的兰花指,对着被拉得细长的影子,顾一顾当年。

我看不了这炎凉的场面,忙起身告辞,敲敲酸疼的腿,准备去寻找下家,可是杜鹃夫人突然叫住了我,她说,“很长时间没有人和我说话了,你能和我说说话么。”

我到底是个心软的怂包。

“我年轻的时候,特别漂亮,我是小姐妹当中最美的。”果不其然,杜鹃夫人的开场白是这一句话。我觉得没什么可听的,赶紧找了个理由准备溜走,可是她突然又加了一句:“你以为我想说,我的一生被个男人毁了?不是的,我的一生,是被另一个女人毁了。你以为你想说她是我的情敌?不是的,我怎么可能会有情敌。”

“那是谁?”我问。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我的书呆子男友

  

下一篇:消失的女友

  

本文标题:杜鹃女王:一个女人度过的两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6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