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当秦时无明月

当秦时无明月

作者:庄尔尔 2016-01-26 08:12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期待他有一天会真的出现,不管这辈子,还是下辈子。也不管他会不会再牵我的手。

1

儿时看《白马啸西风》,特别羡慕主角为爱生为爱死,尽管那时我能理解的情谊,不过是将心爱的糖豆收集起来,送给一个叫季夜的男孩子。

我和季夜出生在同个小镇,离市区偏远却临近港口,应了那句古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镇上的人大多以打渔为生。

我父亲更是同辈里较为出名的打渔人,可季夜的父亲不一样。他不谙水性,家境优越,却爱上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姑娘,为了她和家里断绝往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一住十几年。

从记事起,季夜就与我们不同。除了被七大姑八大姨津津乐道的身世,还有怎么晒也不黑的面相。更为重要的,是在我们只会搭着板凳摘酸枣的年纪,他已经能用十二种方法将成倍的酸枣揽入怀。后来我才知道他所用方法的依据,叫经典力学。

没有少女会讨厌聪明的男孩,关键还长得好看,但季夜亲近镇上所有人,唯独不待见我。因为少年天才的他曾被镇长举荐,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我偷偷将珍藏的糖豆送给他加油,却害他拉肚子,洋相百出。

后来为了弥补,我总将冰棒的钱省下,买他最爱的大力水手贴纸,每天清晨提前半小时到学校,偷偷塞到他抽屉里,直到被何袅袅撞破。

何袅袅是市里转学来的,父母在江浙一带做生意,没人看管只好送来外婆家。打小的美人胚子,符合马夸特面具每处边线棱角。她知道鲜榨与冰红茶的区别,也了解咖啡可以缓解疲劳。

那天,盯着千篇一律的大力水手贴纸,何袅袅嘲笑了我,说我长得像菠菜般圆滚滚,还觊觎水手。气得我想将清晨的雾气塞她一嘴,不过我没季夜的脑袋瓜,不知怎样才能迅速将雾气聚拢,所以我自己挑了最擅长的,赛泳。

“谁输了,就再也不许和季夜说一句话!”

我叉着腰叫嚣,没想何袅袅一口就答应,她曾得过市里的游泳比赛亚军,论水性,并不比我差。

为此,我特意跑回家翻出了我妈不久前买的明黄色泳衣。不能在颜值上压倒对方,企图在视觉上秒杀,结果何袅袅也穿了一身泳衣,粉色流苏,梦幻得我和她说话都几乎结巴。

那场比赛以我的败北而结束,我原本有机会赢,却看见河边有人落水,分了神,才让何袅袅以绝对性优势压倒我。一想到再也不能和季夜说话,我不服想上诉,她却被父母接回了城里。

没多久,季夜也后脚跟着离开。他父亲意外罹难,母亲不得已通知了许久不联系的季家人,接走了季夜。他走的那天是圣诞,我却高烧在家。从此我再不喜欢过圣诞,因为所有人都特别开心的时刻,唯独我想起那场没有告别的离别,独自难过。

后来关于季夜的消息都七零八落,据说考上了国家重点高中,还参加国际奥赛获得名次,有知名大学要面试提前将他录取,他却拒绝。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捉妖记之小妖阿颜

  

下一篇:少年的古惑之路(一)

  

本文标题:当秦时无明月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6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