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炒货儿

炒货儿

作者:廖美丽 2016-01-26 07:16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时间在嘴唇的一嗑一吐之间悠然而过,年就这么地到来了。

过年的气息,并不是从各种菜肴间散发出来的,更多的是茶几上摆上了各种炒货,大家团团而坐,眼睛盯着电视机,时间在嘴唇的一嗑一吐之间悠然而过,年就这么地到来了。

我和郎平租住在伍家岭小区,和绝大数的新婚夫妇一样,在适应着夫妻生活。平日里,下了班,我们很少出门。哪怕是节假日,也窝在家里。家门口最熟悉的地方除了菜市场便是那家炒货店了,白色的塑料桶子里装着各种炒货,光是葵瓜子,便有四五种口味。不出一个星期,我会到这里称上一斤原味的炒瓜子带回家给郎平嗑。

瓜子这种东西很奇怪的,它和一般的炒货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吃不腻。越嗑越想嗑,完全停不下来,永远都不会让人满足,即使脑子发出信息不想嗑了,可手仍然捏着瓜子在门牙间“咔”地嗑开。现在的炒瓜子,味道已是五花八门了,奶油的、五香的、还有酸梅味的,但最爱的还是原味,有股子焦糊的香味,野性十足。

我一直都觉得绝大数男人爱吃炒花生,而女人爱嗑炒瓜子。为什么?女人嗑瓜子的模样很是性感妩媚,尤其是翘着兰花指捏瓜子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怦然心动。男人吃花生最有英雄气概,特别是配着下酒的时候,小时候看古装戏,常常看见勇武矫健的男人坐在店里,高喝一声:“小二,拿酒来,再切两斤牛肉。”然后在等待中,手时不时地抓起桌子上的那碟炒花生往嘴里扔,样子十分粗犷豪迈。

冬天的地下通道最热闹,特别是夜晚,城管下班以后,那些讨生活的小摊贩都出来谋生了。我记得有天傍晚,天下着雨,寒气很重。我走进地下通道,老远就闻到了一股焦香味,有个中年男人架着三轮车在角落里卖炒花生。他时不时用铲子翻炒着铁锅里的花生,胖乎乎的花生在铁砂里时不时地露出来,我忍不住靠上前问价钱,手还不自觉地捏起一颗热乎乎的花生剥着吃。

郎平很爱吃炒花生,特别是那种用油炒的花生,沾着星星点点的盐巴,嚼在嘴巴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香味。特别是嚼花生发出来的响声,都会令旁边的人舌头两侧分泌唾液。花生在人们的眼里除了记住了它的味道,更多的花生的吉兆,开枝散叶、多子多福等等。

但在吃炒货方面,老一辈的人没有年轻人那么的“花心”,他们执着于那么几个品种,来来去去无非是炒花生、炒瓜子和核桃。就拿母亲来说,开心果和松子,她都很少吃,更不要说什么夏威夷果了。哪怕在口味也是一样,母亲只钟爱于原味,其他改良的口味,她都吃不习惯。

核桃,我很少买。一来是我不怎么吃,二是剥起来麻烦。有一次郎平和我一起回父母家吃午饭,也不晓得是谁送来了一袋子野生核桃,整整一个下午,我都看见郎平时不时地走到茶几前,拿几个核桃和夹子剥着吃,吃完了又去拿。回去后,我便去那家炒货店,给他买了两斤的野生核桃。一直吃了个把月,他实在是受不了,才不肯吃了,说是油重,吃多了腻人。

核桃这种东西,不比炒花生和炒瓜子接地气,反而显得格外“娇贵”些。就像女人对男人的爱情一样,不能一次性给光了,得留点余味,好下一次品尝。有些人不喜欢吃核桃的原因还有一个,是核桃表面那层薄薄的皮,吃在嘴里苦苦涩涩的。

市面上的核桃品种繁多,就连碧根果也是核桃的一种,吃来吃去,还是觉得野生核桃最好吃。个头儿小,难剥,仿佛是吸尽了山里的灵气。费劲力气剥了几颗,细细地品尝,只觉得有一股暖流在心间荡漾着,像是置身于大自然中。核桃,除了它细腻丰富的口感,更多是喜欢它与生俱来的“倔脾气”,不肯屈服于任何人,要想品尝它,还得下一番功夫呢。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接生婆找剪刀

  

下一篇:无脸人

  

本文标题:炒货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5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