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凌迟

凌迟

作者:十二月半 2016-01-26 06:2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梁嫣的床头柜摆放着一本圣经,圣经底下有个木制的阴阳八卦,另外她的头顶还高悬着一柄桃木剑。

有些变故总是突如其来。

梁嫣的倒下毫无预兆,就在罗教授唾沫横飞解释老掉牙的菲利普斯曲线的时候,咕咚一声响,惊起阶梯教室里或低头玩手机或蒙头大睡的同学们。

她先是捂住脸部,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在地上滚来滚去。就在罗教授惊疑不定,正要吩咐班长上前看个究竟时,梁嫣突然怒目圆睁,两条纤细的手臂像是断了似的软绵绵挂在身体两侧,喉咙里发出的惨叫更是鬼哭神嚎歇斯底里,这下不仅是班级里的同学,连其他教室正在上课的师生都忍不住出来打探。

我就坐在梁嫣身后,眼看着她在地上扭动,想要联同几个男生上前按住她吧,只见她原本秀美的面容无比狰狞表情扭曲,终究是不敢。

这时,梁嫣双臂似乎能够动弹,但是惨叫却丝毫不减,她伸手抱胸,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双腿不断蹬踏,好像在竭力摆脱什么。随后她的双手、双腿、双脚统统变得软弱无力,如同刚才双臂一般软软地耷拉着,她已经吼不出什么声音,只是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满嘴鲜血。

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她已经气绝身亡。

所有的同学都惊呆了,甚至忘记为校医院的医生们让出一条路。

我作为女生班长,与男生班长吴嘉一起陪同前往校医院,被抬上担架的梁嫣已经彻底失了魂,她保持着瞠目结舌的表情,四肢僵硬,若不是胸口还有些起伏,我真当她已经死了。

医生检查后表示,梁嫣之所以呈现如此怪异的姿态,应该是剧烈疼痛之后产生的暂时晕厥。她的肌肉极度紧张,并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最为怪异的是,这些损伤经过检查应该都是刀伤癒合后的状态。

梁嫣是本地人,梁妈妈接到通知后眼泪汪汪地赶来。她是个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的中年女子,虽然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却丝毫没有表现面对女儿突然发病时的讶异与惊慌,她彬彬有礼地向我和吴嘉道谢,随后坐在梁嫣的病床前沉默不语。

我从她脸上看到的是一种对命运的臣服。好像《天使之城》里某个天使对尼古拉斯凯奇说的那样:“这就是人生。”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世界、这就是不可抗拒。

吴嘉提议是否将梁嫣转入与校医院对口的市属甲级医院做一个全身检查,毕竟梁嫣刚才呼叫翻滚的凄惨模样我们统统都看在眼里,实在是骇人听闻。当时有个胆小的女生紧紧抓着我的衣襟,连眼泪都吓了出来。

连校医院的张医生都赞同这个建议,校医院医疗资源有限只能对病状进行初步的判断。梁嫣的情况太过特殊,即使张医生临近退休,行医长达三十年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何况梁嫣现在意识尚且不清,单单依靠点滴恐怕会耽误病情。

“没有用的。”梁妈妈终于稳定了情绪,她满脸泪痕,神经质般地在手提包和衣兜里翻找纸巾,即使将包里的物品打翻在地也毫不在意。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年味

  

下一篇:年少的极光不忧伤(上)

  

本文标题:凌迟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5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