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男人有时蠢话连篇

男人有时蠢话连篇

作者:读点儿 2016-01-26 06:2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跟男友的哥们儿玩暧昧,还在男友出差时大胆约会。正当她准备投入哥们儿怀抱时,一个电话竟让他们的关系反转

文/李月亮

黄宝强毫无预兆地通知我,他要临时加个班。他老板也是刚这么通知他的,被通知的人都没有抗命的余地。你可能觉得加班没啥大不了,跟午餐吃high了,临时加碗饭没甚差别。但我不能接受。因为这世上有个叫国际工程公司的鬼地方,在那儿工作的人一说要加班,就意味着要被发配到一个遥远得你闻所未闻的荒芜国度,不见天日地加上三个月,或者半年。期间你会跟他失去一切联络,手机?别做梦了,他们就是去建信号塔的。

很抱歉我没记住这次他要去的地方,加勒比海地区的尼什么提什么黎?当然尼什么完全无关紧要,我迅速把它简化为尼玛国,然后强迫自己接受黄宝强即将坚决彻底地在我生命里消失一段时间的事实。

我们恋爱四年了,热火朝天的日子早就过去,我不愿他走不是情感原因,而是因为两个火烧屁股的问题:一是他正装修新房,以期未来某一日在那里迎娶我,他这一走,就要把这个盛大的工程转包给我,我现在已经忙得饭都吃不上,哪有能力接手?——这是光明正大的理由,还有一个是说不出口的:

我对他的感情正暗暗经历质变,说明白点,我越来越觉得他是个傻粗,跟我并不相配,我正一步步走在不爱他的路上,如果他不走,也许两三个月,我就能把那条路走通,义无反顾跟他拜拜。而在这背后,还有一个强大推力:我和他的哥们儿杜马眉目传情已久,私下约会也有三次,虽然尚未逾矩,但彼此心知肚明,说不定哪一刻,只消心念稍微一转,一切就水到渠成。

杜马是个脑子和嘴巴都很灵的男人,我说的话,他句句都懂,每次聊天,我有来言,他必有去语,而且总能切中要害,让我觉得彼此的沟通高效而美妙。就冲这份知心,我已忍不住从黄宝强那里分了一些情愫给他。好吧,我承认这叫见异思迁,我有愧,我有罪,我意志不坚,我不太检点。

但一切都还只是苗头,我只是在潜意识里逐步关掉对黄宝强的爱,偷偷摸摸地把它们搬到杜马那边。这需要个过程,就像蚂蚁搬家一样,虽然工程并不浩大,但必须谨小慎微,以保证我和黄宝强都不受太大创伤。可我正搬得兴致勃勃,黄宝强却忽然要跑去尼玛国。他一跑,我就不得不停工。这太恼人了。

2

黄宝强对我的恼火,仅仅理解为我对新房装修工作的无助。不就仨月么,他说,让装修公司继续干活就行了,我再交代杜马一下,你搞不定的就让他照应,你俩一起搞。

最后这句话让我心里一片兵荒马乱。

把新房钥匙交给杜马那天,黄宝强还好死不死地讲了个笑话,说有个将军娶了个漂亮老婆,有次要外出打仗,又担心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于是给她绑了个贞操带,又把钥匙给了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保管,然后放心地出了门,但他刚出城门,那位朋友便快马加鞭追来,说,将军,你把钥匙给错了。

看着黄宝强笑得花一样灿烂的四方大脸,我五内俱焚。还好杜马镇定,笑嘻嘻地说,你别给错我钥匙。黄宝强说错不了,你俩一人一把,给我看好了家。

然后他就走了。

在他走掉的第三天,杜马就有了行动。他提着腌好的鸡丁和菠萝莲藕,在傍晚敲开了我家门,站在门口说,知道你忙,我来做你的贤内助。我看着他卷着袖子的格子衬衫上微微的汗湿,心里一阵荡漾。然后他就进了厨房,我继续回书房工作。他洗菜、点火、煎鸡丁的声音搅得我心猿意马,他每进行一个程序,我的心就收紧一些,距离我必须给出答案的时间越来越近,可我完全不知该如何陈述。

他的菜上桌了,两荤一素,色相很好。这不是他第一次来我家做菜,上个月他就来过,上上个月也来过,不过那时黄宝强还在,有他在我的使命就只是吃菜而已,相当好完成,但这次不同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世界之大,还好有你

  

下一篇:年味

  

本文标题:男人有时蠢话连篇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5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