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春秋只载要事,而我爱你轻微

春秋只载要事,而我爱你轻微

作者:读点儿 2016-01-25 18:28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们来打个赌吧,如果天亮了电还没有来,我们就重新开始,怎么样?

文/陆小寒 | 授权发布 | 原题:命运帮她收了场

1

深爱一个人短暂的机缘,和深深了解一个人漫长的情谊,若是你,会愿意得哪一样。

有时江柔想起陈桉还是会觉得自己足够运气,虽然如宋晓这样的旧友都无法理解怎么十多年了,细胞都代谢过一轮了,还绕不过一个少年恋人。只是她们提起陈桉啊,时间像回来了几年,那个陈桉啊,漂亮极了的陈桉,虎头虎脑在讲台上背李白的诗。从前她们爱说:陈桉,我给你写的情书呢?陈桉,让我摸摸你的酒窝。这么想起来,陈桉像她们一个共同的美梦,混着樟脑般回忆的苦香。

宋晓吸一口十多年后的空气,像梦醒,对着江柔说:“不怪你那么喜欢他。”

她们高三的那次毕业旅行,浩浩荡荡一行九人前往西塘。年轻人看着也让人觉得生机勃勃,好像试卷还在装在书包里,未来已经在脚下了。江柔是班长,一路像个大家长管理着班费,管吃管住,煞有介事。

他们夜宿客栈,一幢独门独幢的小别墅,5间房间干净敞亮,一楼有个院落,一株石榴树开得太好,掩映着小厨房。陈桉他们四个男生简直乐疯了,买来啤酒零食,迅速占据有利位置,赌虫上身,大战八十回合。女生则乖乖巧巧结伴出去后买菜,又挤进厨房,锅碗瓢盆一通响。

夕阳落下来,金粉般的夕照撒在一只瓷碗上,好像盛了一碗金水。陈桉的手刚好伸过来,捞起碗冲着江柔喊:“班长,我好饿啊。”江柔一晃神,这一声好饿,后来她差不多听了有十年。

他们在西塘住了三天,最后一晚在酒吧给陈桉送行,闹得太疯,集体喝趴。勾肩搭背地一路唱着歌,踩着青石板上的月光回来。陈桉在江柔的左手边,同样瘦弱的肩膀揽着她的脖子,近得闻得到他身上小兽般的汗味。书上说人其实保留着一些兽性,若喜欢一个人,总爱闻他身上的气味。

五间房九个人,江柔享有小特权,一个人睡在一楼最靠院子的那间。临出发的那个清早,下起细雨,隐约听到有脚步声。蟹壳青的天色里,陈桉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抽烟,乌黑的头发,瘦弱的样子,一些年以后江柔回想起来,少年初抽烟的样子,低头护住烟的样子,那么温柔。所谓落花微雨人独立,也大概就是写的这样吧。

他推门走进来,光着上身,撒娇般喊着冷,钻进她的被窝。瘦瘦弱弱的,像个佛前青灯的小和尚。他抱着她静静说了会话。陈桉高中毕业后就去英国,江柔则考上了上海的大学。少年时的告别没有那么多愁绪,他只是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加深了这个没有沾染一丝情欲的拥抱。

2

英格兰以北,天地都太宽广,草地、牛羊、格子花纹、风笛音乐,还有到处能买得到的威士忌。月色太凉,陈升的歌又满是乡愁。陈桉觉得孤单,给江柔写长长的电邮,词不达意,在结尾处才言简意赅地附上一句:“你敢不敢谈异国恋。”

两天后收到江柔的回信,是整整一个G的菜谱压缩包,分早中晚三餐,全都荤素搭配、营养均和,一周没有重样。苏格兰是日暮,总有辉煌的落日,陈桉心有震动,被那封电邮定在夕阳里很久很久,像被一只温柔包裹进松泪的昆虫。

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年多,陈桉记得江柔对他很好,好得很细碎又很温暖。他记得他有次回国参加一家外企的寒假实习生面试,前一晚江柔陪他住在校外的小旅馆里准备面试的资料,各种不顺,偏偏还打翻了泡面弄脏了面试的西装裤。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

  

下一篇:两个老婆之间的男人们

  

本文标题:春秋只载要事,而我爱你轻微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2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