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而你在跳舞

而你在跳舞

作者:廖伟棠 2016-01-25 17:35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首发】廖伟棠很少在内地发表作品,但他的写作同样朝向内地。他从香港发来的这七首诗,代表某种不同的声响,就像他写:这个城市在渐冻症中,而你在跳舞。

西伯利亚情歌

那些云沉得那么低,像要睡在海的眼皮上

像是太平洋的一串迷梦,她梦见了黑海。


荒芜的岛屿像是沃罗涅日,

阳光摸索着我左肩的骨头像我弃妻的手。


他们突然交出了所有的珠宝,这些云沉得那么低,

他们突然从袖口掏出了上个世纪的雪橇。


他们请求我躺在上面,

躺着唱那首黑色的感恩歌谣。


他们请求我轻吻突然繁盛的岛屿,

那些由死者的胡茬构成的植被。


机翼刮得天空疼痛,这是徒劳的书写,

墨水尚未从焦松里滴出。


我把第一首诗咽进喉咙,因为丢弃了我的妻子

在那里吹着密封的笛子,只有我听见了。


一湾钻石海,烙成了这少年修士的旧毡袍。

请让我,让她,向安德烈.卢布廖夫


赎回西伯利亚冻掉的耳朵。

2013.12.2.(飞机过太平洋,读《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

听钱顺南

我们在卖和买这些金打的虱子,他一个人在乐清唱丧歌;

他苍老不堪,歌里那个死却活着,活着,不断吸吮泥坷中滲的

像新闻一样陈旧的血。


我们互相推掇着在岸边把脚伸进火锅,他一个人在乐清吃铁;

他哽咽着吃铁,铁不敢回头来吃他,他的骨头太苦了,

他的绝望已经黑糊一坨。


我们在闹市摩肩接踵削去彼此的头角,他一个人在乐清收拾细小山河;

越来越小的山河,小得手表嘀嗒能尽录,

大得像那个不存在的祖国。


他儿子的鬼魂是一撮鼻烟,一如我们那么辛辣、灰心、肚饿……

他一个人在乐清

把满天的霹雳婴儿塞饱了沉默。

2014.2.20.凌晨(钱顺南,乐清村长钱云会的父亲,他哭悼儿子的哀歌被左小祖咒录制成《我的儿子叫钱云会》。)

小观音

车过粤北,烟蒙昧了晨昏

我不知道片大地上有那么多空城

是新建的是已弃的

两者相像如守着末日烬的骨肉。


然而一个年幼的音端坐在枯山的尽

一任烟水溪流披面

凡是你建造的你都会看全部的死灭吗

沙子被淘光,日子被霸占,但河床因此深广。


指,你雾丝丝进这全密封的车厢

像把一口呼息送乘客升的死亡航班

十二日夜,涡轮,泪水如

坏了法身——我不知道地球上有那么多


活着的。火焰。

2014.3.20 夜往杭州火车上

粤北,摄影师:SuperStock

忆夜宴黄公望山居别罗羽兄弟

这恍惚一角终于不是碎片的中国。

也不是故国拼凑的碎片

是北树南移,蛮墨汉纸,隐居的中国。

走到你这里,走到我这里去

换盏的都是摇荡如河山的身躯

咫尺外的富春江里鱼龙寂寞死去。

岁晚杜甫在黄公望的落木中与异代兄弟走散

而春天却进步,席卷了萧条的大省。

当我们醉掉,我们在此涸溪畅泳,如排竹耸起无数鬼脸。

当我们拥抱,是静夜花如雪,战马轻移疾蹄归营。

2014.3.30.凌晨忆 23 日酒酣诗约急就

来源:GEORGE WILLIAM SOTTER

雨的轶事

除了一撇一捺的雨

我没有从五月得到什么

就这一撇一捺

在被遗弃的土地上

建起了足够的囚笼

关满了求仁得仁的

一顿一挫


在雨里眺望大屿山群峰

虽不高但有着高原的明雾

显示某处已经晴朗

某处依旧集结着凶暴。

在雨中他写下万国志:

“为什么有英雄的地方

亦有百倍的愚氓?”


在雨里眺望大屿山

渐渐转暗

行山人在山反侧的地方迷路。

但路,提着灯远远走来

远远地用闪电

向被雨割得遍体鳞伤的人

打了一个又一个招呼。

2014.5.10.
大屿山,来源:Chris Kench

论沉默

人类因为在烤熟的食物里吃到了火,才获得了说话的能力

还是因为人类说出了“火”字,才不再吞咽鲜血?


舌头因为获救而被管辖,还是因为被管辖而获救?

那个擦枪的人却用笔在一座山中挖出了阿修罗的冬眠。


在他行动之前他已经说话,他的说话就是一场行动;

他的行动,则是寻找说话的弱声器。


即使锁舌不说话,也是为了开啓而不是锁;

他想暗杀沉默,一支装了弱声器的手枪无疑更完美。


即使在写下“千军万马”或者“炸裂”时他仍是寂静的,

只有他的键盘在含枚疾走,或者,如煤暗燃。


等待唯一的钥匙喀嚓一声擦亮。

2014.8.10.

摄影师:Hulton Archive

小舞者

最神奇的是,这个城市在渐冻症中

而你在跳舞

像酸母寺的老和尚,在跳舞

你向左向右拉伸双手,拉起一对

蝙蝠翅膀——属於这个城市的。

当它倾侧,你使它滑翔

当它翻滚,你的小肌肉为它输入一套

纯熟的规避动作。当流弹纷飞

刮过翼尖,你的每一根羽毛都感受到了节奏

你知道它的警钟丶伤员丶废墟和宵禁的馀火

窗帘背後那些继续相爱的人

都在跳舞,把即将被核子风暴抽空的城市

跳成曼陀罗的一瓣。

你踮起脚跟,一个岛屿不断成形

你扭动腰身,海面的雷电寂静

你是个孩子,三岁的树,不认识任何匍伏的事物。

2014.9.25.

本文经诗人廖伟棠授权首发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九岁女孩和奶奶的命运门槛

  

下一篇:最后一排的男孩

  

本文标题:而你在跳舞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50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