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孤独,是深夜里易碎的灯

孤独,是深夜里易碎的灯

作者:午时风 2016-01-25 11:0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寒风一直吹拂着路边的白杨,晃动细碎的树叶,仿佛是老人嘴里颤抖着却吐露不出的记忆。

当我们在深夜里孤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恐惧的时候,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而当寒冷来临了,你又知道你父母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吗?

天冷了,希望寒风过后,大家都不再是异乡人。

1

洛小姐赶上最后一班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连夜的疲惫如同一件厚实的袈裟沉重地裹在了她单薄的身躯,一上了车她便瘫在了座位上。整辆车空荡荡的,只剩下她和司机二人,恍惚的荧光灯在昏暗的空间里微微地闪烁着光。她把一叠厚厚的文件袋放在了旁边的座位上,缓缓地叹了一口气,急促呼吸的声音如同野草燃烧的细微声响一样疲弱。

此时的城市早已被深沉的夜色全部笼罩,寒风一直吹拂着路边的白杨,晃动细碎的树叶,仿佛是老人嘴里颤抖着却吐露不出的记忆。

这几天,洛小姐都是公司里最后一个离开的,每天抱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在窄小的办公室里不停地敲打着键盘,一直加班到十点多。最近主管嫌弃她业绩差,故意吩咐她很多的工作,每次在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总用不满意的脸色瞥了她一眼。今天早上的时候,头脑昏花的她在写账单的时候居然把美元写成了人民币,害得会计部的人折腾了一个早上,主管当着众人的目光指着她狠狠地批了一顿。

坐在窗边的洛小姐一想到早上主管向她发飙的那事,脑海里便浮现着主管她那张晦暗而毫无色彩的脸皮还有把手翘在背后对她指三画四的情景,额头便微微发疼了。她打开窗透透气,看着窗外逝去的风景一直发呆。

她眼睁睁地看着整个城市沉到地平线下,一股莫名的孤独如同涌泉般噙满着她的胸腔,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呢?她靠着窗边呢喃着。

2

洛小姐在城北附近租了一间房,位于巷子深处,周围都是些房顶已经铺满青苔的砖瓦房,经久未修的石板路早已坎坷不平,没有街灯,这里的人都是摸黑走路的,若不是白天,晚上几乎看不到路。而当洛小姐下车的时候,外面正下起了大雾,更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

湿冷的天气像朦胧的面纱,笼罩着整个城市,像无底的深沟般阒静无声,只听到周围屋子里传来电视声,还有在深沟里老鼠溜过吱吱的声音。洛小姐冷颤了一下,把自己裹得更严密了,开着手机闪光灯疲惫地走在长街上。一个骑着单车的男人从她旁边经过,凹凸不平的水洼溅起了水滴。男人背后坐着一个淘气的小孩,不停地扯着男人的衣襟,嚷着说回家要喝卤蛋面。洛小姐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背景消失在朦胧的月色中,而寂寞的内心仿佛是一片溽热潮湿的云,浸润着满腔的水汽。

多少个晚上,每当走在这座孤独而陌生的城里,洛小姐都会感到特别的孤独,特别地想念远方的家。

曾经有一次冬至,她下班回家的时候,经过隔壁邻居的一扇窗户,看见他们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包饺子,小孩喜欢把面粉搓成各种各样的形象,而身边的大人一直在身边碎碎唠叨着,朦胧的灯光下,他们美好的面庞像被温着酥油茶的文火,那样的温情,那样的动人。

那时洛小姐总会想起以前上学时,每当夜晚回家,老爸总是不放心,总会在村子的路口里等她,而回到家的时候,妈妈早已做好了碗热面让她暖暖胃,深夜的睡觉时也会有个人帮她掖了掖被角。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在回家的路口里再也没有看见过路口里有熟悉的面孔静静地等待着她,而那些过往回忆就像深夜里的灯,每当孤独难耐时,在内心深处撩起了一道缝隙,射出微弱的光芒。

想着想着,沉沉逼人的夜色和沆瀣水汽带来阵阵的骨寒,她加快了脚步,穿过了几条蚯蚓一样的街道后,终于走进了出租屋前的一条深巷。此时背着沉甸甸文件包的洛小姐早已疲惫不堪,不停地向手里呼气取暖。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命运多米诺(三):扑朔迷离的死因

  

下一篇:妻子的桃花运

  

本文标题:孤独,是深夜里易碎的灯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7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