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解剖台上的闺蜜

解剖台上的闺蜜

作者:狮小火 2016-01-25 06:2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躺在解剖台上,肤色苍白,灯光下残破不堪的身体已然僵硬,血迹凝固在斑驳的伤口处,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和青青认识已经二十年,却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的见面的地点,会是在冷冰冰的解剖室。

她躺在解剖台上,肤色苍白,灯光下残破不堪的身体已然僵硬,血迹凝固在斑驳的伤口处,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捏着手术刀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刺鼻的气味透过单薄的口罩猛的侵入鼻腔,让我忍不住一阵反胃。呼吸加重,护目镜上的水汽顿时让视线也模糊不清了起来。

这一切让我几乎要窒息。

我的闺蜜,躺在解剖台上,等待我的解剖。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1

法医这份职业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怪人。有被电视剧误导而来的热血白痴,以为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帮助警察破案;有抱着以为能够天天给尸体开肠破肚的古怪癖好,以为法医都是和他一样癖好的变态;还有像我这样,因为有沟通障碍,所以选择与死人打交道的胆小鬼。

我原以为自己能做个在办公室里忙里偷闲的血液分析师,透过照片和证物接触受害者。可不巧,所里最有资历的老法医胡医生正打算退休,选接班人的时候看上了我。

他说,我看起来应该不会在解剖的时候大吐特吐。

“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心理承受能力不错。”胡医生不在解剖室工作的时候总是穿着他的白大褂在各个科室瞎转悠,笑起来像极了儿时见过的好脾气的邻家老人。温柔和善的样子和他工作时举起颅骨锯,围裙上布满血迹的模样大相径庭。

“谢谢您的夸奖。”我也笑眯眯地回他,心里满是怀疑地开始了我的法医生涯。

事实证明,胡医生是对的。

和我那些第一次观摩学习就被一具无头女尸恶心得集体出逃的同事不同,我认认真真地做好了笔记,也近距离观察了一次胡医生的超强技术。

亲眼看着他把取出来的内脏一个个放上过脏器秤,但解剖之后的尸体看起来就像她被运来的时候一样完整。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像只猫那样爱你

  

下一篇:老父之死

  

本文标题:解剖台上的闺蜜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4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