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蝴蝶

蝴蝶

作者:读点儿 2016-01-24 21:0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她一坐下来就说,我和明智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大人们都给我们订好娃娃亲了。

作者:假使明天不再来临 | 授权发布

蝴蝶飞不过沧海。但蝴蝶拍动翅膀,扇起微不足道的轻风,却能让沧海卷起滔天波澜。

青青和明智第一次约会,是双方家长安排的相亲。

但他们对彼此都很满意,直接定下了第二次约会。

第二次定下了第三次。

第三次,明智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来了蝴蝶,说是妹妹跟来把把关。

蝴蝶不是明智的亲妹妹,她一坐下来就说,我和明智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大人们都给我们订好娃娃亲了,可惜就是没有缘分哪,哈哈哈。

青青懵了,居然接着问,为什么没有缘分?

明智说,你别听她胡说,没有什么青梅竹马娃娃亲,就是邻居,我妈没女儿,认了她做干女儿,我们一直兄妹相称。

蝴蝶说,嗯,你愿意这么说就这么说吧,哈哈哈。

蝴蝶很喜欢笑,笑起来总是哈哈哈地很响亮,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青青的牙齿不够整齐,习惯了抿着嘴无声地笑。

那次约会结束后,蝴蝶先走了,明智送青青回家,路上她忍不住问明智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智不高兴了,说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

青青说,如果只是你说的那么简单,为什么要带她来约会?

明智说,我真的当她是自家妹妹,每个女朋友都带她见过,就是妹妹看一眼未来嫂子,给点意见而已。

青青说,所以她见过的女友,都没有入得了她的眼,能成了她未来嫂子的,对吗?

明智扭头就走了。

青青也怒气冲冲地回了家。

到家却接到了明智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像换了个人,百般道歉,直认不是,而且保证以后约会再也不带蝴蝶来了。

青青原谅了他,他也说到做到,蝴蝶再也没有跟着一起来约会。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他们开始到彼此家里拜访。

青青第一次去明智家,出来开门的赫然是蝴蝶。

她还是那么爽朗地笑着说,青青姐你来啦,我们等你好久啦,哈哈哈。

明智从蝴蝶身后探出头来,说,别傻站着啊,快进来快进来。

青青脸色不太好看,勉强笑了笑说,你们都堵在门口,我怎么进来啊?

那一天,青青始终觉得明智的父母对蝴蝶更亲热一些,饭后趁着洗碗,她跟明智抱怨了两句。

明智说,那当然了,她从小在我家混大的,太熟了,你第一次上门,我父母也很紧张的,不太知道跟你说什么好,你别介意。

青青说,可是今天是你父母和我要彼此了解呀,他们应该跟我多说话才对,不是吗?

明智说,好了好了,下次你来,我让蝴蝶就不要来了,好了吧?

青青没再说话,默默地把冲干净的碗递给明智。

明智默默地接过来擦干,放进碗柜。

蝴蝶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溜了进来,站在两人背后偷看,看着看着忽然“哈”地大叫了一声。

青青手一抖,递到一半的大汤碗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

明智回头说,干吗啊你?又淘气!出去出去出去!

蝴蝶说,你们俩真好玩,在一起都不说话的,哈哈哈。

明智拉着蝴蝶出去了,青青蹲在地上捡碎碗片,忽然觉得万分委屈,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

明智回来了,拿着扫帚和畚箕说,你别捡了,小心划着手,我扫一下得了。

青青手一颤,真的划到了,鲜红的血珠冒了出来。

明智拉着青青出了厨房,让母亲找酒精和纱布。

蝴蝶说,妈我知道在哪儿,我来吧!

青青心想,这次总算没有哈哈哈。

明智的母亲说,好的好的,那我去把碗接着洗完吧。

明智的父亲说,走,我帮你一起洗。

青青的眼泪还在往下掉,明智有点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行了啊。

蝴蝶拿着酒精和创可贴出现了,明智说,你给她弄吧,我去看看爸妈。

说完也进了厨房。

蝴蝶的动作很轻柔,很小心,消毒、敷纱布、缠胶布都做得很细致,一点也不像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中间还单独递给青青一块纱布,说,这是干净的,可以擦眼泪的。

青青有点不好意思,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蝴蝶说,嗯。

送青青回家的路上,明智一直没说话。

青青忍不住问,蝴蝶今天会留在你家吃晚饭吗?

明智说,对,今天是周末,她周末经常从早到晚呆在我们家。

青青说,那为什么不留我吃晚饭?是不喜欢我吗?

明智说,你不是把手划破了吗?

青青说,不影响吃饭吧?

明智站住了,说,那我们回去吧,吃完晚饭我再把你送回来。

青青说,不用了,跟你开玩笑的。

明智说,别解释了,我再给我妈打个电话,让她把蝴蝶打发走,我们再回去,可以了吗?

青青瞪着明智,眼眶里渐渐蓄满了泪。

明智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后来青青再去明智家,的确再也没看见蝴蝶了。

半年后,他们举办了婚礼。

婚礼上,蝴蝶坐在明智妈妈的旁边,还是笑嘻嘻的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青青又紧张、又忙乱,看见她倒也没什么感觉。

敬酒时明智的妈妈说,就当蝴蝶是你小姑子吧,也敬一杯好了。

青青端起酒杯,蝴蝶也端起酒杯,两人静静对看了一眼,青青惊讶地发现蝴蝶的眼眶湿了。

蝴蝶发现自己被看出来了,立刻一仰头喝光了酒,说,哥哥嫂子百年好合,哈哈哈。

然后立刻就坐下了。

接下来还有几十桌要敬酒,青青很快把这个小细节忘了。

婚后她和明智住在新买的房子里,一个月回一两次婆家,也再没有看到过蝴蝶。

她忍不住问明智,他总是不耐烦地说,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为什么看见了要闹脾气,看不见又要问?

如果再追问下去就要吵起来似的。

她只好住口。

后来还是明智的妈妈聊天时说,蝴蝶先是去了南方,后来听说又出了国,最近好像还要嫁给外国人,搞不清,这丫头没有良心啊,自从出了门连个电话也没打来过。

青青嗑着瓜子看着电视,没接茬。

日子久了,明智的妈妈也不再提起蝴蝶了。

青青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想起她哈哈哈的爽朗笑声,想起她在婚礼上的隐约泪光。

作者微信公众号:假使明天不再来临,欢迎关注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成仙的狐狸

  

下一篇:陌生人的吻

  

本文标题:蝴蝶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3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