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你好,陌生人

你好,陌生人

作者:猫子不二 2016-01-24 21:00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晚上的,那男人站在那里看什么?他为什么还莫名其妙地看自己?

靠。都九点半了。

周芃芃披着棉睡衣,趿拉上棉拖鞋,一面吸着鼻子一面往阳台走。张帆如果回来,他的车一拐进院子,从阳台的玻璃窗那里就能看见。周芃芃想看到张帆回来,尽管他们最近正在冷战中。而要想在冷战中取得胜利,遵循的要点之一就是永远不能主动给对方打电话。于是周芃芃不问张帆。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张帆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说谈生意碰上了老同学,今晚一定要好好聚一次。平时他几乎从来不在朋友圈里发东西,现在突然搞这么一出,显然是想要通过迂回的方式告诉周芃芃自己不回来吃饭了,并且有可能晚归。

这小子,还算有点儿良心。

周芃芃把玩着手机,忍不住有点想笑。给不给他点个赞呢?自从看到这条消息,周芃芃就一直在犹豫。点了赞就相当于告诉他,自己“接收”到他的信息了。干嘛给他这个面子?她决定不点赞,以此表明自己根本漠不关心。你张帆爱跟谁聚就跟谁聚去吧!反正回了家也是惹我生气,我看你永远都别回来才好呢!周芃芃恶狠狠地对着手机里张帆的头像说。

忽然,就像是应和她这一段气话似的,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声响。动静很大,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周芃芃一惊,这才回过神来,瞧见院子里亮起一束车灯的光。回来了?她想着,也不顾外面的凉风,索性拉开窗子,踮起脚,把身子探出去看。驶入眼帘的是一辆吉普。不是他。周芃芃失望地缩回身体。

靠,还不回来,这可都九点四十了。

然而这会儿,周芃芃忽然感到了一双视线。人真是机敏的动物,纵然脸上的眼睛没看见,可当被人注视着的时候,还是会有所察觉。张帆曾对周芃芃说过,如果你感到有人在看你,那么不要怀疑,一定有人正在看着你!他当时说这话是为了向周芃芃示爱,然而此刻回想起来却更像是一句警告。周芃芃的动作僵住了,她充满恐惧地感知着,收缩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好在这视线并非来自背后,而是来自对面。当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张望时,她才看见,对面楼的一扇窗子半敞开着,探出了一个男人的半个身体。

看我干嘛?

周芃芃犹疑地看向他。院子里的路灯并不亮,对方的家中跟周芃芃的家中一样,都是灯光大亮着。这导致双方看彼此的身影轮廓都十分清晰,面容倒成了阴影一团。不过周芃芃确定他们并不相识。新婚还不到半年,她对这院子里的人都不熟悉。张帆曾说过她几次,说她不懂得搞邻里关系,一点都不像个称职的女主人。这大概也是两个人陷入冷战的诸多诱因之一。

然而主要诱因还真是跟对面这栋楼的邻居有关。张帆平时总喜欢站在阳台往外看。每天一大清早,或是刚下班回家的傍晚,他同一尊希腊神像似的,目光炯炯,直射对面,有时候还拿出手机来,不知是拍照还是录像。

看谁呐?谁那么好看?

周芃芃心里充满疑惑。直到有一天清早,她哆哆嗦嗦地跑到阳台上拿东西,顺便抬眼望去,正瞧见对面楼的一扇落地窗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那应该是个漂亮女人,身材苗条,披散着一头长发。她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外套里只穿一件刚到膝盖的睡裙。一江春水兜不住啊,周芃芃想,原来张帆每天都在看这个。这个确实好看。理性上可以理解,感性上无法接受。

周芃芃愤愤然去跟张帆理论,骂他是色狼。张帆反驳了几句,说你怎么把什么事都想得那么猥琐呢?难不成我连个欣赏美的权利都没啦?一天给自己的生活找个盼头都不行啦?已婚男人的生活怎么这么苦!听了这话周芃芃彻底冒火了。原来对面楼的那个陌生女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张帆心目中的缪斯,这是个很坏的苗头,一旦不能扼杀在摇篮里,以后他还不得要上天了?

就这样,周芃芃跟张帆的争吵不断升级。两人很快就无法做到只是就事论事,不由自主将新婚以来生活中的各种小事掺杂其中,吵得不可开交。张帆冷笑着说,现在看来咱们俩在一起根本就是个错误!周芃芃说对,太对了,当初你追我的时候这话我早就说了!张帆说,行,现在反悔也来得及。说完站起来摔了门就走了,门发出好大一声,震得周芃芃有点儿想哭。但是她忍住了。

婚姻可没那么容易完蛋。

周芃芃在心里劝自己。她并不怀疑张帆对自己的感情,也不怀疑他们两个会一直白头偕老。对面楼的陌生女人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不可能造成什么大影响。所以她本着“日子照旧过”的思想,做饭洗衣,打扫房间,履行着一个妻子的职责,只是脸色仍旧不太好看。张帆显然有些尴尬,想对周芃芃示好,可一看到她冷冰冰的神情,就不由得退缩了。于是两人就这么一直冷战着,却不见什么大动静,在外人看来,倒是标准的举案齐眉。

就今天早上,周芃芃本来心软了,想对张帆态度好点儿,没想到又看见他站在阳台那儿张望。周芃芃心里有些难过了,原来陌生女人带来的阴霾还没能从这个家中散去,她再想和好也只能叫停。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晚上,她居然跟对面楼的陌生男人对上眼了!没错,是六楼。也没错,就是那窗子。有两三次,周芃芃也曾有几次看见过那扇窗子里男人的身影,虽然总是一闪而过,但能看出对方身材偏瘦,理着个光头,看不出年纪。

大晚上的,那男人站在那里看什么?他为什么还莫名其妙地看自己?周芃芃脑海里瞬间涌出无限疑问,却不知该如何解答。

难道所有男人都会认为别人家的女人更美?

一个念头蹦出来,周芃芃有点儿不好意思。她穿着棉睡衣,远远看去一定像个面包。她的头发也没好好梳,有点膨起来了,形状跟爆炸式有那么点类似。那男人就算是盯着她看,也看不出什么美感来。如果是白天就好了,白天清透的阳光照在她脸上,那么周芃芃就有自信能吸引别人的目光。她的五官很标致,不少人都这么说过。张帆追她的那会儿还说她像白雪公主呢。

对面的男人慢慢把身体缩回到窗内了。可是周芃芃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还在看着她,目光中似乎还带着试探。他在思考是不是被我发现了?周芃芃心想,天下乌鸦果然一般黑,这一幕一定也在张帆身上上演过。这时候,又一束车灯的光芒射进院子,那男人把身体完全缩回了窗子里,但仍旧站在窗边往下看。周芃芃也往下看,这次正是张帆的车。

终于回家了。周芃芃心满意足地吐出一口气。然而,这车改变了路线,直接停在了对面那栋楼的楼下。随即,张帆从驾驶位上下来,几步小跑,绕到副驾驶的门外。周芃芃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车门一开,一个苗条的女人款款下车。如果她没眼花,张帆还殷勤地伸出手去,扶住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显然是对面六楼的那位长发女神!张帆成天在家里翘首观望,没想到这么快,两人就已经有了交集!周芃芃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冲到他们面前,质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然,周芃芃想起了对面楼的男人。他一定就在窗边目睹了这一切!他的妻子被其他男人开车送了回来,这是多么暧昧的一幕!他此刻的心情,一定跟自己别无二致。或许,他也早就发现,张帆总是痴痴地打量着他的妻子,在他心里,早已把张帆骂了个千遍万遍!原来这才是他今晚紧盯着自己的原因。周芃芃抱住自己的头,原来自己跟对面那个陌生男人一样,都同病相怜!他们两个分别被自己的丈夫跟妻子给背叛了!而他们两个的丈夫跟妻子正在纠缠不清!天啊,这是怎样一出闹剧!这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

有背叛出现的婚姻迟早是要完蛋的。

周芃芃心里,一个无比清晰而坚定的声音这样对她说。耳边响起了张帆熟悉的脚步声,他流畅而轻快地踏上台阶,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看见了周芃芃站在阳台上那古怪的背影,于是动作有些僵硬。不过很快,他还是回过神来,换了鞋,然后平静地走进屋内。

“你干嘛去了?”周芃芃追了过来。

“跟老同学聚会吃饭,聊了很多,时间有些迟了。”张帆飞快地回答。

“老同学是男的女的?”周芃芃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你可别告诉我,你的老同学就是住在对面楼上那个、你成天偷窥的女人!”

“我什么时候偷窥了?”张帆也被激怒了,“周芃芃我看你就是个神经病。”

“你送那个女人回家!我看见了!”周芃芃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你还想骗我!你跟她怎么回事?”

“半路遇见,让她搭了顺风车。”张帆不耐烦地说。他脱掉外套,就要走进浴室。在一场争吵中全身而退的最好办法恐怕就是立刻逃离现场,张帆显然深谙此道。然而周芃芃出手飞快,她一把扯住了张帆的胳膊,再一张嘴已经带了哭腔,“半路遇上?你骗谁呢?哪来那么多巧合?你们在哪儿遇见?路上都说了些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张帆一把推开了周芃芃的手,力气不大不小,是拿捏过的。他不能对周芃芃太狠,可他的确想发火了,“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我送人家回去是助人为乐,你犯得着在这儿疑神疑鬼吗?要是真有什么事儿,还能让你眼睁睁看见?”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芃芃气得一怔,“照你这么说,还有很多事是我没看见的?”

“脑子没毛病吧你?”张帆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过去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胡闹?结了婚之后你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成天没个好脸色,总胡思乱想,把谁都当成敌人,你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你后悔跟我结婚了?”周芃芃感到自己已经抓住了要害,这要害令她悲从中来,边哭边喊,“我告诉你,结婚之后变化最大的人是你!你越来越忙,总是没时间陪我,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我才觉得自己像嫁了个陌生人!”

“我不想跟你吵了。”张帆连连摇头。现在他也不打算去洗澡了,他干脆一步跨进书房,“砰”一声关上了门。周芃芃就站在客厅里,继续哭喊着,仿佛示威一般,但张帆也全然不顾了。他可以一整夜都睡在书房里,明天一早再早早地离开家去公司,彻底躲开周芃芃。之后怎么办?他没想过,反正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总能过下去的。他讨厌婚后的生活,可是他又很清楚,婚姻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蛋的。

周芃芃哭着哭着,声音就渐渐减弱了。不是她不伤心了,而是她累了。张帆晚上不回来吃饭,她也提不起兴趣来煮饭给自己,胡乱地吃了几块饼干了事。

这会儿她又看了看表,十点零十二分,这期间她一直都站着,怪不得双脚酸痛了。刚谈恋爱那会儿张帆很怕她吃不好或是休息不好,每天都按时发消息督促她吃饭,送她回家的时候只要她的脚酸了,他就要背着她走一段。

有时候她根本不累,可是偏偏假装累。因为她喜欢趴在张帆身上,那种感觉像是这么大的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相亲相爱能够永远在一起。她搂着张帆的脖子,把脸颊贴在他的脊背上,心里就想着,这个人呀,我要跟他共度一生呢,他所有的秘密我都知道,他所有的心情我都了解,而他也知道我!这多好,这就是灵魂伴侣的意味吧!

准备结婚的那段时间很难熬,诸多繁琐的事情需要解决。但她跟张帆都熬过来了。起先周芃芃的父母不同意她嫁得这么远,可张帆说服了他们。他说他知道周芃芃跟自己定居在这里,一个全新的环境,新工作,新老板,新生活,一定会有很多不方便。可是他保证会好好陪着她,照顾她,不让她感觉到害怕跟孤单。那会儿她相信了,她确定他说的是真心话,因为他们彼此是那么了解对方,永远都能坦诚相对,不说假话。

结婚当天,宣读婚礼誓词的时候周芃芃哭了,张帆也哭了。那是周芃芃第一次看见张帆哭。张帆说,我们恋爱的时间不长,可是没关系,我们的婚后生活会比恋爱还甜蜜。周芃芃激动地说好。她在心底对自己承诺,永远信任眼前这个男人,不疑神疑鬼,不吃闲醋,每天都对他笑,给他做最好吃的饭菜。

可是现在呢?现在怎么了?周芃芃一项承诺都没能履行,张帆也是。他们快速地变成了千千万万对普通夫妇中的一对,被生活拉扯得无限苍白。他们很少有时间聊天,交流感情的时候也仅限于每晚睡前的亲热。有时候周芃芃似乎觉得张帆在亲热中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他总说自己太忙了,太累了,这种疲惫障住了他的眼,让他看不见周芃芃的伤心。可这才多久啊?才几个月他们就变成了这样——不再心心相印,而是越来越远。周芃芃开始害怕以后的岁月。

此刻她哭着想,也许有朝一日,整场婚姻会变成两个陌生人的婚姻。各活各的,各自有各自的情感世界,彼此漠然,不再说话。那样就得到彻底的自由了吗?还是落入了另一个孤独的深渊?

周芃芃坐在了沙发上。十点四十三分了,她该去洗澡,然后上床睡觉。明天一早起来上班。也许她能够在张帆之前就起床,更早离开家,给他一点震慑感,让他意识到她并不会永远老老实实待在他身边。可是,又一个离奇的念头冒出来——张帆明天会不会再去跟那个陌生女人见面?她会不会再搭张帆的顺风车?久而久之,他们总会发展到那一步的!周芃芃最害怕的那一步!她得监视他们,就算那样会惹他心烦,让他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对待自己,她也得捍卫自己的婚姻。

这么想着,周芃芃不由得又走向了阳台。她想再看看对面,看看那个女人回了家之后,如何面对自己的丈夫?他们也会争吵吗?女人会如何解释?他们的婚姻是否也岌岌可危了?太痛苦了,两个家庭的折磨!周芃芃的脑海里充斥着种种想象中的争吵画面,每一帧都让她心烦意乱。

对面楼的那扇窗子紧闭着,灯也黑了。这怎么回事?才十一点零五分。难道夫妻两个连争吵的心情都没有,草草地各自睡了?周芃芃满心狐疑。她在阳台上继续张望着,忽然,她看见有人从对面楼中走了出来。光头,个子不高,偏瘦,是那个男人!是那个女人的丈夫!他们果然吵架了,所以男人才会在半夜里独自跑出家门!没错,他一定很爱那个女人,舍不得责怪她,只好自己出来生闷气!周芃芃出神地看着,那男人走到路灯下,点燃了一根烟。

我该去跟他聊聊。

周芃芃忽然想。他们应该聊聊,起码,应该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刚刚他们两个分别在自家的窗子那里监视着自己的另一半,那时候彼此对视的眼神就足以说明他们的共同立场——保卫婚姻,保卫爱情!如果他们两个联手,那么张帆跟那个女人一定能够悬崖勒马,从而让两个家庭都获得幸福。这么想着,周芃芃忽然有些感动。她想也没想,立刻脱掉棉睡衣,在毛衣外披上一件大衣,急匆匆地换好鞋,拿起钥匙就打开门冲下了楼。关门时,她刻意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以免惊扰了张帆。

哦,张帆,想一想他独自呆在书房生闷气的样子。周芃芃又不由得心酸起来。我一定要把你留在我身边。周芃芃在心里对张帆说,我要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你爱上别人,我要你从那个陌生人变回来,变回我最亲密的爱人。

现在周芃芃也走到路灯下了。光头男人还在低着头吸烟,他没注意周芃芃,整个人似乎正陷入沉思当中。

“你好。”周芃芃有些冒失地说,她竭力露出笑脸,对方立刻抬起头,警觉地看着她。这张脸并不友善,周芃芃想。可是已经到这一步了,她还是打算把事情说清楚。

“你好,我知道咱们是陌生人,可是我看见你了。”周芃芃说,手往那栋楼的六楼指去,“我看见你在六楼的房间里往下看。你看见你妻子今天回家的时候是被人送回来的了吧?送她的人是我丈夫。”

“噢?”光头男人熄灭了手中的烟,嘴上重复着,“是你丈夫?”

“对。”周芃芃深吸一口气,“我想可能咱们两个现在有着一样的担心,那就是,你妻子,跟我丈夫,他们会不会……会不会产生什么情感纠葛……所以我想,咱们应该一起想想办法。”

“你说得对。”光头男人想了想,他打量着周芃芃,“只是天这么冷,我们也不方便在这里说。我知道前面有家酒吧,24小时营业,不如你跟我一起去那边坐坐?然后我们详谈。”

“好!”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这么爽快,周芃芃感到十分喜悦。

“只是……”男人似乎还有些迟疑,“你这么晚跑出来,你丈夫他不担心吗?”

“没关系的,他不知道!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了。”周芃芃爽快地说。

“很好。那咱们走吧。”光头男人笑着说。

周芃芃跟着他向远处走去,前方的路灯很稀疏,她也不记得往那面走的路上有什么酒吧。可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她必须坚持下去。这会儿暗暗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忘记了带手机。也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太晚回家也许张帆会生气的。哎,有什么关系,不如吓吓他也好呢!

而此刻,十一点十六分,张帆正坐在书房里,双手在手机键盘上忙碌,编辑一条写给周芃芃的道歉微信。

他必须跟周芃芃解释清楚,的确,他觉得对面那栋楼的陌生女人很漂亮,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因此而变心!他的确跟那个女人认识了,两个人平时在院子了打了照面也会彼此微笑,可是连名字都没问过,能有什么事呢?

今天晚上他开车回来,路上正遇见那女人搭车,他就顺便载她一程。路上也没聊什么,女人一直抱怨说他们住的小区里治安条件不好,说她总感觉自己被人跟踪,还说感觉自己的家里曾经有人进来过。就前两天,还有邻居说曾看见她家里有个光头男人的身影!多可怕,她明明是单身,家里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个男人?连张帆也听得毛骨悚然,暗暗有些为独自在家的周芃芃担心。

紧接着那女人又解释说自己是律师,因为工作得罪了不少亡命徒,其中确实有人在不久前威胁说要杀了她,其他类似的经历她也见过不少,已经有些麻木了!张帆开玩笑说她应该快点找个好男人嫁了,这样就有人保护了,不用担惊受怕!女人笑着说,才不要呢,结了婚后的男人都会变得很无聊,她还想多自由几年呢!

这番话让张帆深思。特别是跟周芃芃大吵了一架之后的现在,他想着想着,不由得在微信里对周芃芃说,请她原谅自己在婚后的变化,以后他一定会改正,不再惹她生气。他还要对她保证,只要她原谅他,他们一定能重新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他相信他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并且是充满乐趣地白头偕老!

消息已成功发送。周芃芃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轻快的提示音。

张帆频繁地看着手机,听着外面的动静,希望周芃芃能够冲进书房来给他一个拥抱。可惜迟迟没有。也许周芃芃还在生气吧,生气婚姻让他们变成了相互的陌生人?可真正亲近的人,表面上都难免有些漠然。这是生活里的真谛。

如果等一下周芃芃走过来,张帆心想,那我就一把抱住她,对她说一句,I love you,最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此刻,就在此刻,周芃芃还不知道自己的喉咙为什么会被割开。头垂在一汪鲜血之上,她努力抬起眼睛,去看眼前那个光头男人,还想问他一句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陌生人?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尸体、血池、酒吧和绑架(下)

  

下一篇:成仙的狐狸

  

本文标题:你好,陌生人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29.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