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大爷爷那点事儿

大爷爷那点事儿

作者:桂子 2016-01-24 20:49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爷爷拿了家里收藏的几幅明清字画,兑换了银洋,匆匆赶到窑子,接回了那个叫他一见倾心的女人。

若干年前的暑假,我百无聊赖地呆在被称作故乡的村子里。时至正午,故乡唯一的亲人,我的奶奶像猫一样卷缩着呼噜大睡。被蝉的聒噪搅得烦躁不宁的我,偷偷拿了南房的老式铜钥匙,打开了那个一向不允许窥视的神秘的没有窗户的土屋的木门。

在一张油漆剥落的大衣柜的柜顶上,我找到了一个被紫花包袱皮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卷,我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蜘蛛网和尘土,打开来,约有几米长丝帛上,一个个手绘的人像画卷的家谱展现在我的面前。

上面的人物已逾10代,除了我已故的爷爷的绘像,我还认出了长爷爷一轮的兄长,那个我们家的传奇人物,大爷爷。很奇怪的是双目失明的大奶奶还健在,挨着大爷爷身边的那个模样俊俏的女人是谁呢?下面一行文字:方氏玉庵……位列宗祠而无名无姓,未免有点不合常规。

我继续着我的淘宝之旅。在卷包家谱的时候,一张泛黄的宣纸掉下来,我俯身拾起,由于年代久远,加上保管不善,薄薄的纸片似乎一碰就碎,展开来,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蝇头小楷。蓦然间,一个白衣素裳的青发女子向我走来,走进了我的笔端……

家谱上记载,大爷爷曾出任卧牛城商会会长。老人们说,那是沾了前清举人的光。

大爷爷的父亲也即我的太爷爷是清光绪三十年最后一次科考的举人,曾经在州府衙门做事,可惜他老人家运气不佳,没吃了几年皇粮就卷铺盖回家了。被乡邻请出来教教私塾,聊以度日。太爷爷的几个后代,也就大爷爷得了他的真传,还念了省城里的洋学堂,其他由于生活每况愈下,早就拿了锄把子,扑倒在泥土里了。意气风发的大爷爷本来想在省城一展身手的,奈何被太爷爷一支书信招了回来,兵荒马乱的,太爷爷是怕呀。

闲话少说,当说大爷爷。

大爷爷那会儿年轻,字仿钱怀素,画效徐文长,人也生得俊朗,当然也就有点不羁了。本城内,大爷爷手执绾扇,脚踱方步,远远近近,那些带色儿的门帘就挑起来了,街上莺语阵阵,“方先生来了”,“方大爷,有日子不来啦”,连屋檐下的喜鹊也跟着咋咋咋。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最佳前女友

  

下一篇:尸体、血池、酒吧和绑架(下)

  

本文标题:大爷爷那点事儿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2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