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桥祭

桥祭

作者:楼兰格格 2016-01-24 20:08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老师傅看了看,背着人对包工头说:这桥怕是要大祭。

这年月到处是工地,处处挖,处处建,灰尘沙满天,一片老房子倒了,不出几个月一栋栋新的水泥钢墙又起来了,原来的城池不够地了,开山劈路找地建,在这一世终于知道了还有雾霾这玩意儿。这人啊,恨不得把地球重新装修一遍,做成一个水泥钢架球。

所有的建筑开工前,都有一道必备程序,那是从老祖宗那留下来的,就是祭祀。无论即将开始的工程大小,大到高楼长桥,小到平常百姓建房搭舍,都会祭祀。祭品有讲究,一般祭祀用大公鸡,大型的祭祀有用黑公狗啊什么的,活的,现场宰杀。工程越大,祭品个头也就越大,数量就越多。

王麻子待的工程队最近分包了个建桥的工程,工程不小。开工那天,包工头杀了条黑公狗,血洒在钢筋水泥上一道道的,鞭炮铺满了地,放眼望去满眼通红。这天王麻子有点不走运,被鞭炮炸伤了耳朵,聋倒没聋,就是削了块耳朵皮,鲜血直流。包工头气得踹了他一脚。踹归踹,同村的还是赔了两千块。王麻子也由大工变小工,留在沙地装沙了。

过了一个月,桥基做得差不多,要浇桥柱了,桥柱先用钢筋扎成圈,周围用板围住抽干水,再往中倒石子水泥浆,待柱干透就成了。怪事发生,水泥浇下去不成形,全漏了,灌注了好几车,没一个成形的。明事的知道咋回事,跟包工头一嘀咕,包工头让王麻子去旁边村子买条黑狗来,要壮的,成年的。王麻子窜到旁边村子里溜了一圈,想像上次一样,偷一条。王麻子本名没人知道,反正一脸麻,心眼多得像脸上的斑点一样多。他心想:能偷条狗何必去花钱,这落下的钱够两天大工的工钱了。

黑狗吃了带酒的猪头肉,晕晕乎乎的被人一脚踹下去,在水泥里翻了两下,还没叫出声就被继续倾泄而下的水泥埋住了。底柱成形,慢慢往上加,一条桥柱就成了。桥就可以往前架了。

眼看桥架了快一半,又出事了。王麻子这天没起床就被包工头叫着赶紧去找黑狗。王麻子这次没偷,买了两条,其中有条半大拉子的。可是这狗丢下去,柱子还是浇不起,水一样的就散开了。包工头脸都黑得像锅底。

去请教老师傅,那些干了一辈子工程的人,见多识广,什么风浪没见过,听了去请教的人说了情况,默了半晌:这估摸着是要有灵性的。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写给姐姐的白话情书:万事重头起,你我再别离

  

下一篇:女人,就应该活得明白点

  

本文标题:桥祭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21.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