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是小青,待解救

我是小青,待解救

作者:读点儿 2016-01-24 19:57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那么爱顾清,就像法海什么也没给过小青,但他让她懂了人世。

文/李月亮 | 授权发布

1

1999年,我初一。我们班有一群男生很坏,整天以弄哭女生为乐,一天不弄哭两三个就会像一天没吃饭那么难受。他们私下里把女生按脆弱程度分成五级,一级一戳就哭,五级戳死也不哭。我有幸被分在第五级,是唯一到期末时还没被他们弄哭过的女生,成了游戏里挡在最后一关门口的大BOSS,是他们通关前最大的障碍与乐趣。

可想而知我当时的日子有多艰难。男生们每天唱着“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把我的作业本偷走,往我的书包里挤牙膏,把我的椅子锯断半条腿,我几乎每天要被反锁在教室,被水枪喷得浑身湿透,被绳子或木棍绊个狗啃屎。但我坚决不哭,倒不是我骨头硬,我只是拧,拧得没人性。

若生在一百年前,我或许能成为秋瑾或赵一曼,最差也是刘胡兰,但因为斗争对象不对,我被加封的雅号不是女英雄,而是二愣子。

我们班许多女生都有外号,蛮子,煤灰,水缸,鸡崽儿,一个比一个难听。但说心里话,我愿意跟她们任何一个交换,就算是炮筒子也比二愣子好啊,有哪个女生愿意天天被一群男生跟着身后喊“二愣子”呢。

我的英勇记录差点就保持到了寒假,但剧情在期末考试的第二天上午逆转了——严重点说,我的一生都在那一天逆转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可我曾经爱过你

  

下一篇:城市的星空

  

本文标题:我是小青,待解救

原文链接:http://i.she.vc/214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